美联储又一高官陷入“炒股风波”,鲍威尔的改革难解决问题

美联储又一高官陷入“炒股风波”,鲍威尔的改革难解决问题
记者 | 王品达美联储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在新冠疫情暴发初期的股票交易行为引发了新的争议,使他成为第三位陷入“炒股风波”的美联储高官,也使美联储的利益冲突和道德准则问题再次成为关注焦点。经过修正后的披露文件显示,克拉里达在2020年2月24日售出了他所持有的股票基金,又在三天后的2月27日购入了同一只股票基金。在这三天里,美股因对新冠疫情的恐惧情绪而大跌,道指指数就下跌了8%。而在克拉里达再次购入股票后的2月28日,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罕见地发表声明称,如果新冠疫情影响到美国经济,美联储已做好救市的准备。克拉里达此前只披露了他2月27日买入的交易,而并未披露24日卖出的交易。当时,美联储将他27日买入股票的交易解释为常规的资产组合“再平衡”,卖出债券并买入股票,以使投资组合的风险和收益均增加。但是24日的交易披露后,克拉里达的一系列行为便引起了利用内幕信息高卖低买的怀疑,“再平衡”的说法则有些站不住脚了。克拉里达在披露文件中称,自己对披露文件的更新是修正了“无心之失”。美联储负责道德准则的官员也表示相信克拉里达的行为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关于利益冲突的规定。克拉里达卖出又买入的是股票基金而非个股,而且美联储相关的道德准则只规定了持有资产不得低于30天,并未对卖出和买入的间隔作具体规定。至于这一系列交易行为是否仍属于此前所称的“再平衡”,美联储一名新闻发言人对美媒未予置评。目前尚不清楚克拉里达是否在这些交易中获利。披露文件中并未显示交易的具体数额,只显示了这两笔股票基金交易均在100万美元至500万美元之间。2月28日鲍威尔发表声明后美股一度上涨,随后因新冠疫情在美国扩散而下跌。但在美联储3月降息救市之后,美股又开启了一段持续上涨期。如果克拉里达27日购入股票基金后一直持有,那么他的一系列交易行为的确很有可能获得额外的收益。事件曝光后,民主党进步派参议员、财税问题专家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推特上表示,克拉里达的交易行为“十分令人不安”,可能是潜在违法行为的进一步证据。沃伦还要求美国证监会对美联储官员是否存在内幕交易展开调查,并禁止联邦政府官员在未来交易股票。“卖出股票基金、未能披露、又买入相同的股票基金,获利的同时还能接触到美联储的敏感消息,我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也属于‘再平衡’。”曾在奥巴马时期担任白宫道德与政府改革特别顾问的诺曼·艾森(Norman Eisen)说,“我们有理由发问:这算哪门子再平衡?”去年就曾有两名美联储高官陷入“炒股风波”。时任达拉斯联储主席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Kaplan)和波士顿联储主席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9月被爆料在美联储积极救市的同时持有大量股票、基金等资产。这一事件引起轩然大波,9月末二人先后宣布辞职。鲍威尔随即宣布将对美联储内部道德准则进行改革,并于10月宣布道德新规,禁止美联储高官交易个股和债券或持有机构证券和衍生品合约,禁止在市场大幅波动时交易,且进行其他交易都必须提前45天报备。可以看出,克拉里达的交易行为如果发生在鲍威尔道德准则改革之后,很可能会更加麻烦,但新的道德准则似乎也并没有明确禁止这类交易。也正是因此,沃伦等民主党进步派人士才呼吁监管机构更进一步,乃至直接禁止美联储官员甚至所有联邦政府官员参与股票等交易。由于克拉里达的美联储理事任期将在1月31日到期,他的副主席一职也已由拜登提名莱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接任,因此克拉里达的“炒股风波”不太可能给美联储的人事带来意料之外的变动。拜登也已经提名鲍威尔连任美联储主席,参议院对鲍威尔和布雷纳德的提名听证会将于下周举行。由于鲍威尔的连任获得了两党大多数议员和经济学家的广泛支持,因此新的“炒股风波”也不至于对鲍威尔的连任前景造成致命影响。但是在下周的听证会上,鲍威尔和布雷纳德很可能就美联储内部道德准则问题受到民主党进步派等议员的尖锐提问。进步派一向对鲍威尔任内“放松金融监管”大为不满。而布雷纳德虽然曾是进步派更加中意的美联储主席人选,但她也是美联储下属的联储银行业务与支付系统司(RBOPS)的主席和负责人,其职务范围与“炒股风波”等问题有一定关联。美国政府道德准则办公室前主任沃尔特·肖布(Walter Shaub)认为,现在判断克拉里达的股票交易是否违法违规还为时过早。但即使交易合法,他在美联储重要声明前夕买卖股票基金的行为也会给公众留下坏印象,有损美联储的声誉。